校长谈小学生研究苏轼
作者:艾希    发布于:2017-10-13 16:16   

原题目:北京小学生大数据研究苏轼爆红 校长回应是否“拼爹”

中新社北京10月12日电 (记者马海燕)“我们知道苏轼最有名的是词,却不知道他其实诗写得最多,达到2700多首,词只有300多首。此外,他还写了600多首题跋。”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12日给来“取经”的全国各地语文老师上了一节公开课,题目就是《苏轼的题跋》。

这个标题起源于她的学生。近日,一篇源于清华附小六(4)班公众号的文章《当小学生遇见苏轼》在微信朋友圈爆红。这出乎窦桂梅意料。她在接收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该校三分之一的班级都有大众号,不是为博眼球,是用来介绍班级各自的小研究、小创意,但到达过百万点击量,以前从未有过。

学生们通过电脑程序对苏轼诗词中涌现频率最高的词、苏轼为什么喜欢西湖等进行剖析,最后形成了《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苏轼的朋友圈》《苏轼的心情曲线》等研究报告,这些堪比大学生论文的研究引发广泛热议。一时间,小学生做苏轼研究是不是炒作,这些研究结果是否由父母、老师捉刀,受到质疑。

窦桂梅说,这类研究在该校并不是头一例。“今年给学生定的题目是研究苏轼,因为今年是苏轼生日980年。去年是鲁迅去世80周年,所以清华附小的高年级孩子们研究主题是鲁迅。其实去年研究鲁迅也很火,但只在教育圈内传播。学生们研究鲁迅为什么留一字须、头发为什么是硬的、为什么喜欢看电影、为什么爱吃辣椒……这样鲁迅在孩子们心中就立体活泼起来。”

这类研究需要长时间的积聚。清华附小从低年级就开端小课题研究,好比视察树叶;中年级开始研究生活中的现象,比方闰月的由来;到高年级就要开始进行整合主题的内容研究,以人物带动作品,买通全科教学。比如关于苏轼的研究安排下去,孩子们用整整一年的时间读苏轼的作品,数学老师赞助寻找研究工具,语文老师负责辅助文字抒发,学生们分工协作,最后形成研究报告。

窦桂梅说,这其实对老师的要求非常高。该班的语文老师随班5年,数学老师随班4年,平时就对学生进行相似研究训练。比如研究哪种共享单车最好用、北京车牌为什么会是字母和数字整合、身份证号前面的数字是什么关系……老师和学生真正实现相互启示、教学相长。

至于报告是否由父母、老师代笔,窦桂梅说,实在这些工具在信息时代都不难取得,是大家把这个问题想得太难了。家长帮助孩子找来工具,最后应用工具、分析得出结论的过程全在孩子。对在信息时代长大的孩子来说,如何教会他们融会信息化手腕,用工具撬动学习的世界,从黑板世界走向现实世界,则更为重要。

这种教学改革是否可复制,特殊是在师资程度较差的地域复制,也引起了教育界人士的关注。窦桂梅的公然课上就有不少来自穷困地区的老师。她说,除课件全体打包给帮扶学校外,更重要的是要造就老师的一种意识,学生有差别而不是有差距,老师要有一种推动学习方式转变的豪情和使命。

“不一定要研究苏轼,乡村的孩子能够研究放牛与天气的关联,诸如斯类,从生活中问出‘为什么’。是不是形成研究报告不重要,要害是要有探索世界的兴趣和办法。”中国教导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知中新社记者,让学生有更多的学习自主性才是这个时代最需要的。

窦桂梅也以为,与其送孩子去课外辅导班,不如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这需要家长和学校共同尽力。(完)

友情链接:

广州市番禺区石碁镇傍东小学 -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240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