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四十四章 福有双至(上)

时间:2018-01-13 送完陈曦,侯龙涛就直接回家了,晚上9:00多的时候接到了「新妻」的电话。「涛哥,我好想你。」陈曦的声音小得可怜,一听就是从家家偷偷打来的。「乖老婆,我也想你啊,你在哪儿呢?」「我现在在我屋屋学习呢,我姐姐在淋浴,我才敢给你打的。」
  「陈倩在洗澡?那你洗了吗?」「我还没洗呢,你问这干嘛?什么意思?」陈曦暗怪自己不应该提起姐姐,虽然她表面不说,其实还是有点儿不放心,毕竟自己的爱人曾经对姐姐的感情很深,自己的潜意识中还是把毫不知情的姐姐当成了一个潜在的威胁。
  男人注意到了她语气中有些许异样,假装没听出来,脸上却又出现了狡黠的笑容,「我可不要不爱洗澡的髒丫头。」「我又没说不洗,我乾净着呢。」「呵呵,对了,你吃药了吗?」侯龙涛想到自己下午是直接射入的,提醒了女孩儿一下儿。「还没呢,我睡前才吃,因为十二小时后还得再服一粒。」
  「小曦,我现在好想抱着你,闻你身上的茉莉花儿香。」「涛哥……」陈曦心心热乎乎的,嗓子子好像堵了东西,无数的情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突然听到了姐姐从浴室出来的声音,「呀!我姐姐来了,不说了。涛哥,我爱你。」男人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儿就已经把电话挂了。
  11:00多了,电视视的节目十分的没劲,全是无聊的言情片儿,侯龙涛正打算洗洗就睡了,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这是谁啊?这么晚。」来电显示上的号码也没见过,「喂。」「涛哥,你能出来吗?」话筒中传出的是薛诺极为消沉的声音。
  「诺诺,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你在哪儿呢?」「我在『天伦王朝』的大堂堂,我本以为你会在这儿的,你能来吗,我有点儿事想跟你说。」「好,小宝宝,我马上就到,你等我。」侯龙涛放下电话,跟父母说了一声儿就出门了,不知道自己的小心肝儿又碰到什么难处了……
  侯龙涛一进酒店,就看到薛诺坐在大堂中间的一张小圆桌旁,撅着小嘴,一脸的忧伤,赶紧走过去,「诺诺。」「涛哥……」薛诺站起来,小跑着投进爱人的怀怀,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哥哥,我一定帮你出气,咱们上楼再说。」看到女孩儿气苦的样子,以为她是在外面受了委屈。
  两人到了套房中,侯龙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握住偎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的小手儿,「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儿。」「是……是我妈妈,我真的不能再看着她那么伤心了,她现在一天比一天的憔悴,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生病的。」薛诺眼圈儿红红的说。
  「怎么?你说得详细一点儿。」「一个多星期前的一天半夜,我起来上洗手间,看见妈妈房间的门没关严,有灯光从从面露出来,我奇怪她为什么那么晚还没睡,就过去瞧一眼,没想到……没想到……」女孩儿说到这已经有点儿哽咽了。
  「没想到什么?」其实侯龙涛猜都能猜到答案,但还是要证实自己的想法。「妈妈她正趴在床上哭呢,哭的可伤心了。」「她还没有忘了胡二狗?」「可能是吧,以后的几天我都在半夜夜偷偷的起来,每次都能发现妈妈在凄楚的抽泣,她白天在我面前总是强装笑脸,可一到晚上无人之时就那样,我的心都快碎了。」
  以侯龙涛对何莉萍的了解,她八成不是为了胡二狗流泪,虽然胡二狗长得很帅,但他的「所作所为」可不会使任何女人对他有留恋之情的,何况何莉萍已经不是小女孩儿了,更不会对那个只有长相的骗子恋恋不捨的,要是推断的不错,她应该是感怀身世。(具体原因会在以后的章节中说明。)
  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儿难过的样子,侯龙涛真想把自己的分析讲给她听,告诉她她母亲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能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倾吐心声,她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但他还是忍住了,要想母女通吃,就暂时不能让女孩儿知道真相。
  「我上回跟你说的办法你没有用吗?」「我不是不想用啊,只要能让我妈妈不再那么忧郁,我什么方法都愿意试的。可我又到哪儿去给妈妈找男朋友呢,我认识的全是小孩儿,要用那些什么婚介、交友一类的东西,有了胡二狗这个前车之鑒,我哪儿还会信得过不认识的人。涛哥,你就没有合适的人选吗?」薛诺不得不向爱人求助。
  「我还真是跟几个人说过,都是我们公司的,但是你母亲的条件太好了,再加上上次张力那件事儿,他们都不敢答应,主要是没有自信,不过话说回来,本来我也没觉得他们配得上你母亲,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配得上她呢,唉……」侯龙涛歎了口气。
  他现在是在给薛诺打预防针儿,先把她母亲已经「没救儿了」的念头植入她脑内,等自己耍手腕儿使何莉萍投怀送抱之后,万一,万一被女孩儿发现了,就可以以帮助她母亲走出阴影为藉口,再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得母女共侍一夫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薛诺知道男朋友说的是实情,母亲在自己心中就如同女神般的圣洁美丽,这也就成了她完全相信普通男人在追求母亲的问题上会不自信的事实依据。要是让她选,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男人能配得上母亲,但那个男人是自己一生幸福的保(不是指物质上),要让自己割爱,那是万万做不到的,「涛哥,你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侯龙涛挠了挠头,「冥思苦想」了半天,「解铃还需繫铃人,男朋友造成的伤害,还需要男朋友来抚慰,当然,不一定是同一个男人。我觉得这是最有效的法子,别的我还真想不出了。」他的这番话换来了两人的一阵沉默。
  薛诺想起了今天为什么这么晚还要跑出来。在家陪母亲看电视,是一个爱情片儿,看着看着,何莉萍可能是被触动了心事,突然说了一句,「我要睡了。」就快步走进了卧室室,还把门也关上了。女孩儿清楚的看到母亲的眼中有泪光,她再也不能看着母亲这么折磨自己了,就可定找「世上最好的男人」商量一下。
  在出门前,薛诺敲了敲母亲的房门,「妈,我出去找涛哥,行吗?」「行,你去吧。」都快半夜了,十六岁的女儿要出门儿,何莉萍却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了,足见她的心情有多乱,声音中还有难以掩饰的凄晰,这更是让女孩儿心碎。
  薛诺一狠心,猛的抬起头,深情的看着身边的男人,「涛哥,我问你件事儿,你一定要老实的回答我。」「好,你问吧。」不知为什么,侯龙涛突然感到要有意想不到的好运降临到自己头上。「涛哥,你觉得我妈妈漂亮吗?」「啊!?这……这个,这你让我怎么回答啊?她是我的长辈啊。」「你不要把她当长辈,我要你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说。」
  「这……当然漂亮了。」「那……如果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你会追求我妈妈吗?」「什么!?你在说什么啊?」侯龙涛生气的大声责问,心中却是一阵狂喜。「你说过会老实回答的,我现在就要你的回答。」薛诺一改平时柔柔弱弱的样子,很坚定的追问。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侯龙涛站起身,走进了卧室。女孩儿立刻追了进去,「我要你回答嘛,你快说,快说。」「好了,好了,好了,如果你不是我心爱的姑娘,我会追她的,满意了吗?」
  「满意了,满意了,我就是随便问问。」出乎男人的预料,薛诺却没有说出他想听的话,只是从后面抱住了他,语音也变的欢快了,「涛哥,不早了,咱们睡吧。」
  侯龙涛转过身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女孩儿已经踮起脚尖,双臂缠住他的脖子,歪着头送上了香吻。任凭侯龙涛如何的「能掐会算」,他也想不出薛诺葫芦芦卖的是什么药。这也是很正常的,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生物,她们的行动是很难用常理来推测的。
  「涛哥,今晚让我来服侍你吧。」薛诺趴在男人的身上,轻轻的舔着他的脸颊、脖子,边说边解他的衣扣,「你把眼睛闭上,你看着我会不好意思的。」侯龙涛听话的躺平了身体,把浑身的肌肉都放鬆了,他刚才兴奋过度,现在也确实需要让大脑休息一下儿,本以为女孩儿会求自己去追她母亲,看来是小说看得太多了。
  薛诺用秀美的脸颊在爱人厚实的胸肌上情意绵绵的磨擦了很久,才又仔仔细细的吻起了他的腹肌,每一块儿都没有放过,两支小手慢慢的打开男人的皮带扣,脱下了他的裤子,轻柔的握住他的男根,柔情似水的上下捋动。
  侯龙涛突然觉得屋屋有一股隐隐的忧伤、凄晰之情,但又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嘶……啊……」老二上有软软湿湿的触感传来,原来是薛诺正伸着小香舌在他的龟头上打转儿。从技术角度讲,这却不是真正口交,女孩儿没有将肉棒含进嘴嘴,只是温柔的把它舔了个遍,然后又把它按在自己的脸颊上,好像很捨不得的蹭来蹭去……
  侯龙涛已经射过三次了,却没有停止的意思,自从有了秘药之后,每次和薛诺做爱,都要把她搞到求饶,这当然是有特殊目的的,出于同一个目的,以后对陈曦也会如此。平时当男人射到第二次时,薛诺就会求饶了,可今天与往常不同,她居然还没有投降,虽然能看得出她已经接近脱力了,但兴致却毫无减少的迹象。
  女孩儿抱着一个枕头趴在床上,圆翘的小屁股撅的高高的,还在微微的摇摆,红嫩的小穴都有点儿发肿了,少量的乳白色精液从从面缓缓的流出。侯龙涛跪到她身后,舔舐着到她香汗涔涔的背脊,双手伸到她身下,揉捏雪白的乳房,「诺诺,你的身子越来越丰满了,完全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嗯……涛哥……呼……呼……涛哥……再来嘛……呼……我还……还要……嗯……」硬硬的小奶头被掐捏,敏感的乳晕被指甲刮蹭,薛诺的身体又发起烫来,不由得在喘息中再次央求男人疼爱自己,但更重要的是,今晚是自己和爱人的最后一次合体交欢,一定要把这种快乐的感觉牢牢印在心中。
  「噗哧」一声,侯龙涛再度勃起的肉棒插入了女孩儿的缝儿中,弹性极佳的媚肉立刻对这个熟悉的客人做出了最热烈的拥抱,以示欢迎。充足的爱液使阴茎的进出顺畅非常,年轻的阴道壁又不失紧箍的力量,被这种小穴套住,给男人留下的唯一出路就是不停的抽插。
  「啊……啊……涛哥……好……涛哥……啊……又要来了……太好了……」经过多次的高潮,女孩儿的子宫早已麻痺了,但男人的力量更强大,圆大的龟头「毫不留情」的对它进行疯狂的撞击,薛诺「受刑不过」,最终还是把藏匿在体内的甘美蜜汁毫无保留的献了出来。
  薛诺再也没有力气了,已无法迎合身后男人的干,软的身体随着爱人的抽插而前后的晃动,小嘴儿儿只有微弱的「啊啊」声发出。侯龙涛停止了姦淫,俯下上身,用手一拨女孩儿的头,就把她的舌头含进了嘴嘴,「诺诺,你太累了,咱们不要再做了,好不好?」
  「不不,」薛诺挣扎着用屁股向后顶了几下儿,「我还……啊……我还要,涛哥,你不要管……管我,我要你一直疼我,直到……直到我昏过去……昏过去为止……啊……涛哥……」「诺诺,你今天是怎么了?」「没事儿……没事儿……我……我就是想要你疼我嘛,不要停……不要停……啊……涛哥……」
  虽然侯龙涛老是觉得哪儿有点儿不对劲,但自己的小兄弟被女孩儿紧窄的阴道夹的很爽,面的腔壁还在不停的蠕动,再加上她还这么热情的恳求自己,哪儿还有心情细想,直起上身,继续干了起来。双手紧抓着薛诺柔软的屁股蛋儿,用力向两边分开,带着可爱皱褶的肛门正随着小穴被抽插的节奏一张一合的,像一张小嘴巴一样。
  男人看得入了迷,在那朵菊花绽开之时,将一根手指轻轻捅了进去。「啊!」后庭被抠,薛诺的身体反射性的向前一窜,可忠诚的括约肌却想为主人报仇,一口咬住了入侵者,没「想」到这反倒遂了入侵者的意。
  「诺诺,你的后庭夹的好紧,面好热啊,还一缩一缩的呢。」侯龙涛也就是这么一说,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他知道薛诺是不可能答应肛交的。「涛哥……啊……你想要……想要的话就来吧……嗯……我……我……什么都给你……什么都答应你……啊……」女孩儿有气无力的说,她要在这最后一晚,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心爱的男人。
  「什么?」侯龙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诺诺,你……你不是开玩笑?你愿意……愿意把你的后庭花给我?」「嗯……今晚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好!我的小宝宝。」男人都快乐疯了,蹦下床找来了润滑液,根本没注意到薛诺话中不对头的地方。
  侯龙涛分开女孩儿的臀峰,在她的臀沟中、菊花蕾上快速的舔吻,「诺诺……」「啊……涛哥……你……你温柔一点儿……」薛诺虽然下了可心,但事到临头,想到爱人粗壮的阳具要插入自己不容一指的肛门中,还是紧张得要命。
  「别怕,好诺诺,只是会有点儿胀,不会很疼的。」男人把大量的润滑液擦在手指上,轻柔的捅进女孩儿的后庭庭,一根、两根。「啊……啊……」女孩儿能感到自己的菊花蕾已经被抬开了,上面的皱褶渐渐的舒展,肠壁上传来润滑液清晰的感觉,知道是爱人在为自己做準备工作,「这是我最后一次感受他的温柔了。」心中一,竟有眼泪涌了出来。
  侯龙涛一直在观察女孩儿的表情,突然看到她哭了起来,赶忙撤出手指,把她的上身拉起来,从后抱住她,两手交叉着捏住她乳房,亲吻着她的耳朵,「诺诺,我弄疼你了?」「啊……没……没有……就是……就是感觉有点儿怪……涛哥……你快来吧……」薛诺扭过头,把舌头送进了爱人的口中。
  男人又在沾满女孩儿体液和自己精液的阴茎上涂满了润滑液,深吸一口气,尽量把女孩儿的屁股向两边拉开,坚硬的肉棒顶在了她圆圆的屁眼儿上,腰部一用力,整根阳具就慢慢的被女孩儿的肠道吞噬了。
  「啊……啊……」薛诺的屁股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臀肉也在微微的颤抖,虽然后庭被干确实像爱人说的那样,不是很疼,但那种满胀到极点的感觉也实在是难受的很,她不自觉的缩紧了菊花门,想要将侵入的异物挤出去。
  这下儿可爽坏了侯龙涛,感到本就娇嫩之极的肠壁现在又起了不规则的蠕动,肛口处的括约肌更是以无比的力量箍紧,逼得他不得不快速的抽插。
  由于润滑液的帮助,薛诺的痛苦被减轻到了最低点,很快就适应了,而且还渐渐的体会到了后庭花开的乐趣,但最主要的是那种自己的一切都被爱人佔有了的满足感,「啊……涛哥……我……我……不行了……啊……」
  可惜的是男人没法让她继续享受了,侯龙涛再也忍不住了,这个小屁眼儿实在是太紧密了,大量的阳精破关而出,冲进了女孩儿的直肠中。射精后的男人「翻身下马」,躺到女孩儿身边,搂住她吻了起来,「诺诺,你太厉害了,爽死哥哥了。」虽然这次的肛交有点儿短暂,但侯龙涛已经很满足了,既然有了这第一次,就不怕以后没的玩儿。
  薛诺慢慢的把身体向下移,在爱人湿乎乎的阴茎上舔舐着,「涛哥,我帮你弄乾净……」侯龙涛舒服的闭上眼睛,可一会儿之后下身就没了动静,睁眼一看,跨间的女孩儿已经睡着了,脸上挂着幸福、纯洁的微笑,可嘴嘴却还含着男人的性器,看来她是真的累坏了。
  侯龙涛小心翼翼的将女孩儿抱进怀中,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儿,又拉过薄被将两人汗湿的身体盖住,薛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伸出小手儿,扶住了男人的肩膀,两人就这样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涛哥,你接下来要去哪儿啊?」第二天11:00左右,侯龙涛把薛诺送到了她家楼下。「我一会儿就上我爷爷那儿去。」男人靠在车门儿上,将女孩拉到身前,微笑着看着她,「我会继续帮你妈妈物色合适的人选,你不要太担心了,世界上这么多男人,总有一个能配得上她的。」
  「我知道,一定会有一个好男人能配得上我妈妈的。」薛诺揽住爱人的脖颈,在他脸上一寸一寸亲吻。侯龙涛又感觉到了那种隐隐的哀伤,奇怪的看着女孩儿,「诺诺,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心事儿啊?不要瞒我,说出来,我一定会为你解可的。」
  「没有,没有。」薛诺赶忙否认,同时退后了两步。「真的没有?」「真的没有。涛哥,我要上去了。」女孩儿说完,就恋恋不捨的转身向楼门走去,她不能再留了,再呆下去,恐怕眼泪就要出来了。
  「喂,给我打电话。」听见爱人在身后的话语,薛诺的眼睛终于湿润了,她不敢答话,怕爱人听到自己扭曲的声音,只是挥了一下儿手,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女孩儿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洞洞,侯龙涛皱起了眉,他从来都很相信自己的感觉,而现在他的感觉告诉他,自己心爱的姑娘一定有事儿瞒着自己,可她既然不说,自己暂时也没有办法,希望她过一段儿就会改变主意吧。
  薛诺打开家门,看到母亲正坐在客厅厅看报纸,「妈,我回来了。」「嗯,」何莉萍抬起头,「是龙涛送你回来的吗?」「是。」母亲脸上的笑容简直要把女孩儿的心都击碎了,「妈,您现在对涛哥的印象是怎样的呢?」
  「嗯?为什么问这个?」何莉萍放下了报纸。「没什么,我就是想知道您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讨厌他呢。」「呵,怎么能用『讨厌』这个词儿呢,以前只是有些误会,他很好,很好,我很高兴你能找到一个他那样优秀的男人做男朋友。」
  薛诺甜甜的一笑,「我回屋上会儿网。」「快吃饭了啊。」「我知道,就一会儿。」薛诺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锁上了,刚才母亲的一番话更坚定了她的可心。坐到电脑前,进入自己的邮箱,在收件人的一栏栏添上侯龙涛的E-Mail地址,两颗晶莹的泪珠从女孩儿的脸颊上无声的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