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五十九章

时间:2018-01-13 向扬这一出手,立时技惊当场,众人无不骇异。那吹笛之人正是康楚风,眼见向扬前来干预,当即停曲,上下打量着向扬。
  杨小鹃被向扬轻轻搂住,身子突然一阵燥热,不禁轻声喘气,迷迷糊糊地看着向扬。但听向扬怒声喝叱:「狴犴!你龙宫派虽然是明着打 劫,好歹是武林一大门派,你身为九龙太子之列,江湖闻名,竟然如此无耻,算什么男子汉?」
  狴犴太子面现傲色,说道:「小子,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教训我?这小丫头是咱们擒住的,你想尝尝,也不用抢,给我磕三个响头,便让你玩一玩,倒也不是不成。」向扬见他言语狂傲,毫无愧色,心下更是愤怒,喝道:「且看你有没有这等份量!」右掌一提,催动九通雷 掌,一掌拍出。
  狴犴太子方才躲开了向扬一击,心中虽然对其掌力颇为吃惊,却也对自己功力甚有自信,心道:「这小子功夫虽然不差,但瞧他年岁,造 诣定然有限,不足为惧。」这次毫不闪避,使动蓝涛神掌,一招「巨鲸掀海」对去。
  双掌一交,向扬退了一步,左臂暗暗一紧。杨小鹃轻呼一声,心中大急:「唉,这人是谁?打不过狴犴,还出来做什么?」狴犴太子心觉 对方掌力虽然不弱,却仍不及自己功力深厚,心中暗喜,叫道:「不自量力的小子,要你知道龙宫四太子的厉害!」猱身上前,双掌重叠,使 足功力击到。
  忽听向扬一声大笑,随即喝道:「狴犴太子啊,跟狻猊太子相较起来,你这点本事实在微不足道!」右掌运起八成玄功,掌势如雷霆大作 ,「砰」
  地一声大响,和狴犴太子拼了一掌。向扬试了狴犴一掌,已知他功力平平,比之狻猊、睚眦均大有不如,八成功力足以取胜。果不其然, 狴犴太子托大迎击,哪知这一掌威力大不相同?霎时之间,狴犴太子浑身一颤,掌力被雷掌功劲所制,猛然逼回自身,力上加力,身子如断线风筝般震飞,「磅」地重重跌落在地,脸上骄态已转为一片惊骇,挣扎几下,便即不动。
  康楚风等相顾失色,不自觉都退了几步,却有两名老者越众而出,目光紧紧盯着向扬,一言不发,忽尔飞身扑上,四只乾枯手掌朝向扬抓 来,招式狠辣,手指均套弯钩,一及身便要扯去大片皮肉。向扬抱着杨小鹃避开攻势,心道:「这两老武功倒比那狴犴更高,却是何人?」
  两老面罩寒霜,爪势连绵,钢钩飞舞,如同万道银光四下飞窜。向扬正待反击,忽听杨小鹃断断续续地道:「别……别跟他们耗……唔… …庄里……庄里……嗯……有他们的人……混了进去……快……回去……」她语音虽弱,却满是亲匿声调,便如跟情人耳鬓细语一般。向扬这 才发觉她衣衫尽湿,身上一股浓郁香气直飘出来,不禁一怔,耳听得巾帼庄中混入了奸细,一时不及多作遐想,拔身高跃,落在一株松树横枝 上,一起脚,便要奔离。
  忽听一曲琵琶声起,一旁的康绮月奏起「狂梦鸣」,娇声道:「这位公子,何以走得这般急切?奴家可捨不得呢!」曲声淫艳多端,风华 万变,向扬心中一乱,竟然没提足真气,踏了个空,落下树来。但他何等身手,一个定神,便稳稳落地。康绮月媚笑道:「公子,不走了么? 」指下媚惑之意大增,要让向扬陷于「狂梦鸣」乱象之中。
  向扬眼前一花,脑中微感晕眩,不禁大惊,心道:「这女子定然是皇陵派康绮月了,素闻她擅以音律乱人心智,果然诡异!」他对乐律一 窍不通,不知从何抵御,才听得一听,便觉筋骨酥软,斗志大减。两名老者见向扬神情微现恍惚,意欲趁机出手,但自己同样处在「狂梦鸣」 诱惑之下,双手摆出架势,却无论如何不想出招。
  但听康绮月语音娇媚,腻声道:「好郎君,你快来嘛,让奴家好好伺候你……」向扬低哼一声,身子微微颤动。一名皇陵派弟子却先忍不 住,喘呼呼地奔到康绮月背后,放声大叫:「师姐,我要……我要!」双手探出,拚命捏着她丰盈的两乳,口中不住怪叫。康绮月毫无愠色, 反而随之呻吟,一边奏曲,一边大放春声,娇声喘道:「好师弟,你来吧……唔唔,对了……哦……啊……郎君,你也来嘛……嗯,啊哈…… 」
  康绮月手下大弹艳曲,口里放蕩淫叫,林中男子一个一个都要忍受不住,眼中如要喷出火来。康楚风面带微笑,看着向扬,心道:「这小 子看来不懂音律,定然抵挡不住妹妹的」狂梦鸣「,还不手到擒来?」
  果见向扬双目紧闭,脸上神色挣扎许久,便要将杨小鹃放在地上。杨小鹃虽也听得脸红心跳,却因是女身,不至为其所惑,眼见向扬克制 不住,不禁心急,连忙道:「你……你别被她……呃……啊……」却听笛声响起,康楚风一齐合奏,那「狂梦鸣」更增淫靡放浪,杨小鹃登时 说不出话来,害羞莫名,不觉闭上眼睛。
  向扬缓缓蹲下,放下了杨小鹃,双手悬在半空。康绮月娇声道:「郎君,你……你先来跟奴家好过,再与那丫头玩嘛……」杨小鹃心中一 阵迷乱,在「狂梦鸣」诱惑之下,竟然无心反抗,不住娇喘,星眸半睁,望出来一片迷濛,向扬的身影也是一片幻彩。
  就在这一片蕩意之中,蓦地向扬奋然站起,昂首长啸,喝道:「不知羞耻的妖女!这等邪魔歪道的技俩,也敢拿出来卖弄!」双掌贯力, 使足九通雷掌厉劲,猛一拍手,轰隆巨震陡然爆发,恍若天雷响鸣,登时将铁笛琵琶合奏之音盖过,如同一个大铁锤击在众人心口,前一刻的 淫邪放蕩一扫而空,除了向扬一人,尽皆错愕惊异。
  康绮月呆呆地一抚弦,琵琶上竟然每一条弦都已被震断。康楚风身子一晃,手掌颤抖,「铿」地一声,铁笛落地。康氏兄妹奏曲之际,被 向扬雷掌互击的巨响出乎意料地截断,危害之烈,实非旁人所能想像,气息翻腾,两人各自「哇」
  地一声,吐出大口鲜血。
  向扬这一下雷掌相击,也震得双臂发麻,心里暗叫:「好险!」他无法循乐理破解「狂梦鸣」,脑中只留一点清明之际,急中生智,意图 以雷掌声威掩盖其音,竟然一举奏效。但这一下也平白耗去他不少真力,自己承担九通雷掌威力,岂能易受?
  眼见狂梦鸣已破,向扬立即抱起杨小鹃,叫道:「不奉陪了!」内劲一提,发足便奔。两名老者错愕之余,竟没想到再行追击。
  向扬横抱杨小鹃,飞奔如风,低声道:「杨姑娘,你还好吗?」杨小鹃不喘着气,昏昏沉沉地呓语:「好热……你……你是谁?我……我 要怎么叫你?」向扬道:「我叫向扬,有位华瑄姑娘到你们庄上吧?我是她的师兄。」杨小鹃嗯了一声,低声道:「是……师兄?唔……师兄 ……师……兄……嗯……」说着身子微一抽搐,大声呻吟。
  向扬见她有些神智不清,暗暗担心,问道:「杨姑娘,你受伤了吗?」
  杨小鹃呼吸急促,满脸红潮,低声道:「康楚风……他……他……他给我下了药……」
  康楚风性喜渔色,面对杨小鹃这样一个俏丽少女,岂会捨得下毒药?向扬一看杨小鹃神情,顿时明白,这药自然是极厉害的春药,当下道 :「马上就回到巾帼庄了,你忍着点,这种药不难解的。」
  杨小鹃呻吟几声,忽然一阵挣扎,伸手搂着向扬脖子,哀声道:「好热……我好热喔……向……向哥哥……你快救我……我要死了!」她 这一搂,脸蛋便离向扬近了不少,向扬鼻中一阵香气直透进来,不禁心神一蕩,连忙凝神克制,轻声安慰道:「杨姑娘,你放鬆些罢,不会有 事的。」杨小鹃一双眼睛半开半闭,柔得像是要融出水来,声音越来越是引人遐思,哀求一般地道:「向哥哥,我真的受不了了啦……我要… …我想要……」
  她每一开口,便是一股兰馨气息吹在向扬脸上,娇躯更不断紧挨着向扬身体,全身上下都极尽挑逗,一张俏脸却又是天真纯洁,满是无辜 的神情,只弄得向扬心跳不已,不敢多看,一心赶路,心道:「今天几场打斗下来,倒是这小姑娘让我最紧张,可比睚眦、狻猊更甚。再不快 回到巾帼庄,可真糟糕之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