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朴实的美妻

时间:2018-01-13 “……男人和女人睡觉怎么不老实呢?”马氘手伸进翠玲胸前衣襟里要摸奶子,“扣子都不解,衣服都让你抻坏了!”翠玲没好气的埋怨着,替儿子解开衣扣,拉下胸罩。马氘就横躺在妈妈两腿上,屁股坐在妈妈两腿间的小板凳上,整个人就躺在她怀里。儿子一会摸摸左奶一会摸摸右奶,弄得翠玲浑身躁动不已。
这时天色已渐渐昏暗下来,厨房里  的响着炉子上要烧开的水气声,暖融融的让人昏昏欲睡。娘儿俩就坐在炉子边讲着常人伦理难以接受的悄悄话。
“男人和女人睡觉,男人身上的马雀就会被女人吸到肚子里去,然后女人就咬他马雀,一直咬到马雀吐出水来。”翠玲说着说着就禁不住的冥想起真实的情景;‘一个硕大的鸡巴挺在两腿间,她开腿间的肉,肉棍慢慢地插进来,有点凉荫荫的阴睫头滑过阴门,一下就蒯到底!她也使劲把泪心一夹!这时,俩人都会快活的泌放些淫水,他再一抽,整个玄头就润滑了,接下来……’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浑身一抖,下身又泌出一泊淫水。她又想起;前几天的一个下午小肚子突然涨了起来,女人的尿是说来就来,她赶紧就在工地砖垛后面脱下裤子撒了泡尿,刚撒完正蹲着那儿一下一下的夹旁,挤着余尿,就听见木工队队长家友一边跟别人说着话一边走到砖垛边来,接着就传来撒尿的漵漵声,当时隔了几垛砖,家友没有发现她,她透过砖缝刚好能看到他撒尿的鸡巴,家友的鸡巴比自己男人粗大许多,阴睫头红红的而且包皮外翻,这样的鸡巴插进来都不要动手拶两片淹皮,撒出的尿也出好远,射精肯定有力。她想;这样的大鸡巴要是在我掴里捣几下,那是多带劲啊!而且射精肯定会 的旁心子舒服不已!她一直瞅到他尿完最后一滴尿。听着男人远去的脚步声,她蹲在砖垛下把自己淌头揉捏了好一阵子,这几天心神不宁、烦躁亢奋,脑海里都被他的大所佔据,弄的整天裤裆里头一直湿答答的。
“那咬得疼不疼呢?”马氘有点不相信。
“疼。”翠玲笑了起来。
“那你和爸爸睡觉,他也会把马雀放进你肚子里吗?”马氘朝翠玲肚子上靠紧。
“嗯。”马氘发现妈妈乳头硬了起来。
“那你还咬他吗?”他突然记起;经常是妈妈在床上哼哼。
“咬!我咬他他还会快活呢!”翠玲一把紧紧抱住儿子情不自禁的使劲勒了他一下。
“那我和你睡觉呢?”他看着她“小东西,你那么点大的东西怎么弄?”她闭起眼。
“妈,你说‘什么东西’怎么弄啊?”马氘心里明白又有点不明白;‘把马雀放进肚子里和大小有什么关系呢?!’他又把妈妈上衣掀起来用嘴嘬着乳头。其实他知道;只要爸爸一回家,晚上他俩就会把床弄得直晃悠。自己经常这样被他们搞醒!不过,近来他对他们的干扰不但不厌烦倒反而很感兴趣,这几次他们弄的时候,马氘倒想认真的观察个明白,尤其现在,一听到他们声音和床的晃动,鸡巴就会硬起来,涨涨的又快活又难受!可是,偏偏听不了一阵就恍恍惚惚的瞌睡的不行!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
“不要用嘴—髒!”翠玲抖了起来。
“妈——,”马氘假装不耐烦。
翠玲把头靠着儿子认真的说︰“嗳!你呀,你这个小东西,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怎么弄了。不过,那时候你就不会跟妈这么亲了。”她顺手在儿子裤裆摸了一下,吃惊的发现儿子勃起的鸡巴已经和他爸爸差不多大了!就是细细的。
不由得心里暗暗一阵欣喜……。
“我知道!”马氘丢下妈妈乳房站起身。
“你知道什么?”翠玲也跟着站起来;‘哟’儿子已经长得快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十四岁,已经发育哪。
马氘把她一抱。
翠玲感到儿子硬挺的阴睫顶在自己下腹颠跳起来。
“像爸爸一样压在你身上一下一下的顶。”说着就用自己阴睫朝翠玲肚子上顶着。
翠玲感受着儿子阴睫的硬度和长短。
“妈,你说我讲的对嘛?”马氘对着妈妈嘴伸进舌头。
“你说呢?”翠玲品咂着马氘舌头,她想试试儿子性能力。
“妈,我还能像爸爸一样压在你身上……啊!”马氘也品咂着妈妈伸进的舌头。
“不能。”翠玲嘴上说‘不’却暗暗的挺起下身冽开大腿,让自己柔软的阴部包容着儿子顶来的硬挺鸡巴。虽然还隔着衣裤,却已经能够感受到儿子顶来的力量了。
“为什么!?”马氘随即就紧紧贴在妈妈下身这个部位顶揉起来,虽然还隔着衣裤,还是很快活的。
“为什么这样顶我?”翠玲享受着自己淌窝子那块肉承受的一阵阵挤压。她发现儿子知道快活了,那根肉棍真够劲的。
……儿子还有些羞怯,他咬着母亲的舌头,犹豫着不知如何回答。翠玲知道儿子心理承受度还不行,再等一段时间他就会主动提出要求满足并付诸于行动了。翠玲让儿子蹂躏了一阵子,弄的有些精神恍惚,气喘吁吁、面红耳赤。
“为什么用马雀顶我?”翠玲发现自己性欲已强烈的被眼前这个小男人挑起来,性交的欲望急不可耐,要想跨越这道人伦鸿沟只是拶拶腿的事啦!
“妈,我快活!”马氘觉得妈妈一直主动盯着问这个问题,寻思︰妈妈是不是愿意让自己象爸爸那样……?所以他就大胆的挑明了她提的问题。
“心肝,妈也快活啊。”说着,她松开和儿子的搂抱,拶开大腿根让儿子看,马氘看见刚才自己鸡巴紧紧贴在妈妈大腿裤丫处使劲顶揉的地方,有块潮湿凹窝。
“妈,来尿了!”他吃惊的发现那个地方怎么会潮的。
“呆瓜,这都是因为你!”翠玲一把搂过儿子︰这时,阴道不由自主的夹了一下,她感到阴道里涌出一股热潮,空虚的一跳一跳地痒起来,这一刻好想‘推逄’啊!
他试探的、窃窃的轻轻用手在妈妈潮湿凹窝的地方摸了一下︰那里粘粘的、热烘烘的还发出一股自己从来没有闻过的异样怪味。“哦!天已经黑了该睡觉喽!”她无望地站起身想摆脱炽热的性欲沖动。
“来,帮妈洗洗。”临睡前,翠玲涮洗下体,她最近天天要儿子帮自己洗屁股,她感到虽然是自己儿子但毕竟是个男人,阴部被他胡乱粗鲁的蹭几下倒是蛮刺激惬意的!马氘坐在洗脚盆边上用手抓起毛巾在妈妈屁股上洗起来。虽然,最近天天面对妈妈白白的大屁股,但这几天,他感觉特别不一样!以前,他都是抓着毛巾洗妈妈前边皮肉的,今天,他特意在毛巾的缝隙里露出两根手指,给妈妈感觉自己是无意间踫到的。他就朝前边的阴肉里洗过去,其实是摸过去。他发现妈妈没有异样的反应,就放心的继续下去。当他好奇的摸到两片厚厚长长的外阴肉,又摸到一大团细细柔软的阴毛,妈妈  细喘着气说︰“儿子快洗啊,你摸妈哪块呢?!”“没摸哪块啊?”马氘含糊其词的慌张结束。
她也知道儿子的心思就没有挑明。
“今晚就和妈睡吧。”翠玲淫兴已起。
“噢!”马氘兴奋不已。
马氘上床时掀起被角,看见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被子里,他梦想着今晚妈妈可能会像对爸爸一样对待自己了!他一股溜的钻进被子里。
翠玲伸手关了灯就和儿子抱成一团。
“妈,我也把裤头脱掉了。”他继续着自己的梦想。
“你脱。”她也半推半就的配合着儿子。
“解过小便了吗?”一上床翠玲就踫到他已勃起的鸡巴。
“解过了。”马氘激动、兴奋的哆嗦起来。
“解过了还这么硬?——你还冷啊?怎么都抖起来了?”她伸手一把把儿子揽进自己柔软温暖、充满炽热欲望的怀里。
“妈,我最近经常这样!”他感到自己快要溶化了。
“你已经开始发育了。”
“什么叫发育啊?”
“发育,就是你想把马雀放进你摸的这个地方啦!”翠玲拉着儿子手引导到自己大腿丫。
翠玲感到儿子的手主动在自己阴阜上轻轻地抚弄起来。
她等着儿子再进一步的……。
“你怎么想摸妈这个地方的啊?”她很舒服,试探着儿子。
“不知道。”马氘踫到一堆柔软滑腻的肉脔,潮湿湿的。他不敢再摸了,他怕把妈妈弄疼。
“不老实。”翠玲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和儿子享受的时候。
“妈,我想压在你身上。”他突然提出了自己最想的要求。
翠玲没吱声,抱着马氘的身体一翻,把儿子放在自己身上。
‘嗒——嗒,嗒——嗒,’隐约的响起敲门声。
翠玲感到儿子硬挺的细细阴睫顶在自己大腿丫。
‘嗒——嗒,嗒——嗒,’又是敲门声。
翠玲舌头伸进儿子嘴里。
“妈,有人敲门。”翠玲感到儿子的阴睫已经踫到小阴唇。
“可能是你爸爸回来了!”翠玲气喘吁吁推着还压在身上的儿子,他却恋恋不舍的不想下来了,她轻声哄着儿子︰“听话,今晚的事千万不能跟你爸爸说啊!妈以后还会让你这样睡的!”说着屁股一缩,用双手推顶儿子下身,两个紧贴着即将乱伦的身体分离了。翠玲起身披着上衣,站在门后用裤头仔细揩掉周围的淫液后把门打开。
“翠玲,是我!”
她一怔——不是丈夫!
“翠玲,是我!”
借着月光她看清是邻居刘公华。
“哎呀!”她赶紧闪在门后,她下身还赤裸着。
“你有事?”
虽然有些惊慌但她不怕;此人是个单身汉,对女人是很正经的。但对自己却一直是很迷恋;本来她对他蛮有好感的。
就是那天晚上,使她对他彻底改变了态度——那天晚上,她倒尿盆正在树影里,他开门走到树影里掏出鸡巴撒尿。她很喜欢看男人鸡巴,她便蹲下身躲在树丛里,但这次却没有看到;想不到他鸡巴是那么的小,掏出来就一个小肉疙瘩,两手再一挡……真失望!平时便不拿眼瞧他了。可是,自从发生那次的事后,翠玲便对他稍微开了一扇情欲之窗(不过,主要还让他抓住了一些蛛丝马迹的把柄),有时还故意让他佔点便宜。
那一天深夜他突然肚子疼,实在来不及了,出门便蹲在树丛里大便(他和翠玲同住在一排平房里,平房外面有一排树丛),拉完后,他怕肚子再疼便在树丛里又蹲了一会。
就在这时,翠玲家窗口灯亮了,窗户打开半边,只见她赤裸着白花花的身子,探出窗口,在屋檐下的晾晒架上钩了一条毛巾、又钩了一只花裤衩。因为距离不太远,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她那对丰满的大奶子!突然,屋里冒出一个男人从背后抱住她,而她则回过头和那男人亲嘴!接着,她转过身和那男人贴紧胸脯!还伸出像藕段般的胳膊搂着那男人头亲嘴!灯一下就灭了。他惊呆了楞在那里!只到屋里传出棕绷床被压的声音才转回神,他连屁股屎都没顾得擦就朝窗口靠了过去。
正好,俩人急吼吼的忙着上床窗户都忘关了!刘公华就蹲在窗户底下。屋里,床被压的声音、气喘声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女人气喘吁吁︰“朝上!朝上捣!快点!”棕绷床被压的声音有节奏地一下一下响起来。女人淫蕩的喘气声︰“哎哟——用劲!哎哟——多快活哦!哎哟——哎哟”
窗口里又传出像快速捣浆糊一样声音——刘公华还没有真正压在女人身上 过 ,他不明白  还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不过,他知道这样的声音肯定是因为很快活。如此狂骚的女人!她现在肯定聘着 ,大奶子让那个男人压着 呢!他握住自己鸡巴套弄起来,合着屋内淫蕩之声——好像自己也压在这个狂骚的女人身上了!
突然,远处过道响起脚步声!刘公华赶紧躬着身悻悻地离开淫声浪语还在继续的窗口。
回到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射精,裤头里全是精液。他有气无力地躺上床,软绵绵的正要睡去。突然一阵吵闹声将他惊醒,又是一阵沉重地脚步声跑过。是翠玲的声音︰“抓住他!抓住他!”他顿时来了精神,套上裤头沖出屋奔向她家门口︰“嫂子!嫂子!怎么了?”
只见她一脸潮红,头发散乱,披件男人的衬衫一直拖到大腿根。她见刘公华来了,上前一步堵在门口拽着他胳膊惊恐地对着他耳朵︰“有人蹲在我家门口!”她喘气声像在性交。
“干什么?”他贪婪地嗅着她喘出特别的女人气息,底下都硬了。“不知道。”她把男人的衬衫裹紧了些。
“那你紧张什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丝亮光从门里透出来映在女人丰肥雪白的大腿上,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却看到大腿根淌下条一明一暗闪着亮晶晶的水滴,他想可能就是那男人的‘东西’,而自己却抑制不住的把腿根括约肌一夹,一股暖流溢出,把裤裆又弄湿了一块。“嗯——晚上怪吓人的。”她本能地把大腿交叉起来。
“你没睡觉?”他盯着她脸;能看出来这张脸刚刚经历了一番云翻雨淋!他恨不能马上压在这个狂骚的女人身上!
“嗯——你管我睡不睡觉?!”她心虚的笑着垂下眼。
“我不管你睡不睡觉,但我好像知道——”他朝窗户狡黠一笑。
“你知道什么?!”她这时才发现窗户没有关!
这时,又有几位邻居过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刘公华赶紧招呼︰“是小偷,偷了几件衣服就跑了。”
“要当心唷!”邻居劝了几句就都回家了。
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他才发现她那对丰满的乳房不知什么时候已轻轻靠上了他的胳膊。
“来,进家坐坐,过来帮忙还没有谢你呢!”翠玲大声朝门里说着却轻轻靠着刘公华没动。
“家里睡着人呢吧?!我怎么坐?”他转过身轻声贴着她耳朵讲。“不要乱讲哦!”她也贴着他耳朵讲。
他点点头,忽然一扭头亲着了她那已经靠的很近的脸庞腮帮上。“呀!要死咯!”她急忙躲开转身跨进门里,由于转身过急带起一阵旋风,吹拂起那件长长的男人衬衫露出了肥硕的白屁股!哟!她还真没穿裤头!他快速跟过去伸手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她赶紧转身关门,却夹住了他的手,她就把门留下这么一条缝,她站在门里无声地望他笑,他的被夹住的手无望地对她划着,僵持了一会后,她主动的把自己丰胸靠上他的被门夹住的手,他的手隔着衬衫在她胸上摸了几下,她瞪了他一眼︰“回家睡觉吧!”说着,推回他被门夹住的手,他又在她胳膊上摸了几下,才让她关上门。
他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不过,当他回过神又开始手淫时,突然想,应该到她家窗户下再听听她的淫声,他脱下鞋子走到门外。发现她家灯还亮着,门还掩着一条小缝,透过一丝灯光。他望了一会儿,灯光又灭了。他疑惑了︰这个女人,怎么又把门留一条小缝呢?是不是她怕我去偷听来监视我的?那她也用不着开灯关灯啊!他踌躇又等了一会儿,刮来一阵风,在黑暗中隐约又传来熟悉的棕绷床被压的声音。“要死!这个骚女人!又忘了关门了!”。他三步并着两步走到翠玲家门前;门果然大开着。屋里,女人喘气声、棕绷床被压的咯吱咯吱声、还有她儿子‘磨牙’声都清楚地从门缝传出,他赶紧进屋关上门,蹲下身。
翠玲的气声话语︰“到现在你还没泄呢!”
男人喉咙里挤出努力用劲的呼噜声︰“快了!快了!你把屁股抬高一点。”即刻传出快速捣浆糊的声音,然后是床摇晃起来的声音。
“哎哟——用劲!”女人肯定快活起来了。
刘公华悄悄地爬到房屋里间门口,慢慢地抬起头顺着声音张望过去;虽然屋里很暗但仍然能蒙蒙胧胧的看到床上两个白呼呼的肉体堆叠一起,相互疯狂地扭动挤压着,上面肉体一起一伏的压着下面肉体,‘捣浆糊’的声音从这里传出。
他从来未曾见识过这样淫欲浪蕩的场面,被刺激兴奋的浑身直抖,他握紧自己鸡巴套弄起来。
突然‘ ’的轻轻一声响,床上的声音也突然停止。过一回传来翠玲轻轻笑声︰“又一根棕绷绳被我们压断了!来,朝边上挪挪。”所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女人喘口气就呻吟一声︰“哎哟,哎哟……。”
刘公华又悄悄地爬近床边;隐约看到一个瘦瘦的男人身体整个压在翠玲身上,男人身下露出三只腿脚相互缠绕着。
他又更靠近,差一点踫到翘起的一只脚;这只脚正弯曲着脚指头颤抖着。顺着这只脚他看到翠玲正搬着自己一只翘起的大腿被男人压着。刘公华把头凑近;上下两个屁股正火热的粘缠揉磨着︰上面的屁股颤抖着一下一下往下压,下面的屁股颤抖着一下一下往上送。还能听到‘捣浆糊’的声音在这里激烈响着,散发着一阵阵酸臭味。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男人的屁股压下去不动了!
“多快活哦!多快活哦!”床那头传来翠玲的声音。刘公华想;‘这一刻肯定是在翠玲聂里泄注精 呢。’床还在咯吱吱的微微抖动,两个堆叠在一起的肉体还难舍的扭动着,压在上面的男人屁股还不时往下压着,不过幅度越来越小……渐渐的就不动了。不久就发出沉睡酣声,他们都睡着了。
刘公华也泄下了一滩精液。
刘公华把脸凑近翠玲大腿根,由于太暗实在看不清楚,只嗅到一股酸味和汗臭味,刘公华实在忍不住了便伸手在翠玲屁股摸了一下,她没反应。他便顺着翠玲屁股摸了下去,终于摸到翠玲潮湿的旁泼祥,男人鸡巴已经软缩,蔫蔫的歪搭在潢洞口边。他用食指插进女人洞口,她还是没反应。他就又抠深一点。女人猛然一抖︰“又能了?!”翠玲的喃喃气声。
刘公华赶紧蹲下身朝屋外爬去,刚爬到屋外转过头,一条裤头就扔在他头上,一股扑鼻酸臭味,他顺手塞在自己裤裆里。
床又咯吱咯吱的响起来。快速捣浆糊的声音。
“哎哟——用劲!”
突然!“妈!我要撒尿。”翠玲儿子被他们弄醒了。
他赶紧站起身开门出去。当他在家又一次手淫出精时,窗外响起远去的脚步声。
从此,刘公华就十分注意这个以前不怎么起眼、丰满得有些偏胖而且丈夫还在外地的女人。他每次听到她家门响,都会神经质的静下细听动静;要是在白天,他就会扒着门缝偷看她,这个门缝的高度刚好能看到她的屁股,听着她走远的脚步声,他都要为她射精。要是在晚上,他就会把鞋子脱掉,潜到她家窗下听她的叫床声。
他吃惊地发现这个以前自己不大注意的女人正是自己需要的女人!她的大腿是那么恰当的圆润,她的屁股是那么勾人的肥大,她的奶子是那么饱涨丰满,这个女人的风骚姿色已经完全使他深深痴迷。
以前他和她是从不打招呼、不来往的,现在他开始找机会接近她以便勾引她。他发现︰自从那次晚上事情过后,她虽然对自己很客气很热情、也装得蛮多情风骚却反而不让他踫她了!他很纳闷!寻思︰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正经的啊?她不自己也偷人吗?而且她也知道我刘公华清楚这件事,看来她不让我搞可能是因为那个野男人!
最近,好几个晚上都没有听到床的响声了,刘公华认为她最近可能没有男人了,应该不会拒绝他的追求了。所以昨晚,他缠了她半夜,她才同意陪他看一场电影。(其实,翠玲自从看到家友的大,她便有心于他了,她渐渐地疏远其他男人,找机会接近家友。女人是有耐心的,只要她看上了!她相信会遂自己心愿的。尤其翠玲这样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的肉体是胜过其它女人的,吸引自己挑中的男人她是有把握的!)
今天找了个送票机会,再来勾引勾引她。
他敲响了她的家门。
“嫂子,我是来送电影票的!”说着朝门里边张望。
“送电影票就送电影票,朝我家里看什么呀!”她伸手打了他一下。
“看看还有人在!”他捉住她的手,把电影票塞在她手中,趁机就抚摩起来。
“叫你晚上不要来就是不听!”她轻轻嗔怪着扳开他手,可没扳开。她就使劲回抽,不想他握得紧,反而把他带进到门里来。恰巧这时门外过道响起了脚步声,他俩都骤然停住,她悄悄地关上门。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刘公华目光凝固了;虽然关着灯,近在眼前的翠玲白花花赤裸下身还是隐约可见!他惊讶、好色的张大了嘴揉揉眼楮。
“看什么看,不许看!”说着,她一手捂下身一手捂他眼楮。眼楮虽然被她捂住了,身子却让刘公华紧紧地抱起来顶在墙上,他把脸颊埋在那对大奶子间揉蹭︰“让我想死啦!”
“哎呀!让你吃到‘豆腐’了。”她‘扑哧’轻轻笑起来用双手扑打他后背。一阵揉搓之后,他放下她,一只手抱着女人屁股一只手就势插进屁股缝朝洞口抠来。
“嗳!你不要胡来啊!”她把大腿交叉起来。他停下喘息着,鸡巴顶在她下腹颠跳着,俩人就这样僵持着。双方都感到比较舒服,就静静地相互偎贴在一起。
“妈——是不是爸爸回来了?”儿子在里屋问。
“不,是你刘叔叔—。”她突然想起儿子还醒着呢!
“妈,我要撒尿——。”马氘拉开电灯。
“噢,我来。”一瞬间,灯光照亮了翠玲赤裸的下身,雪白丰满的成熟女性身躯一下就清晰的呈现在刘公华眼前。她急速推开他逃到里屋关了电灯。
“妈,我看不见。”马氘又起身拉开电灯。他看到母亲肚皮下倒三角形阴毛乱蓬蓬地贴在大腿根。同时,他也不明白;妈妈和刘叔叔在一起怎么没有穿裤子?
“睡觉要看什么?”翠玲又把灯关上。同时,抱住儿子用大腿根部夹住马氘刚刚要撒尿又没有撒出来却变得硬邦邦的鸡巴。马氘一阵快活,抱紧妈妈吊在她身上双腿交叉勾住她屁股。翠玲抱着儿子上床︰“睡觉吧。”
马氘又压在她身上……。她感到儿子又在她双腿间一下一下地顶了起来。
“不要脸!刘叔叔还没走呢!”她被儿子压的喘着气靠在他耳边轻轻取笑他。
“妈!你——。”马氘气急败坏的停了下来。
“哟!这么大了还要和妈睡觉!”刘公华摸黑走进里屋蹲在翠玲床头,他绝对不知道这对母子在被窝里是怎么睡的!
“马氘,到小房间你的床上睡吧?刘叔叔要和妈妈讲话。”她悄悄放下儿子侧身搂着他,背对着刘公华。
“不!我不!”马氘想不到妈妈会对自己这样,他恼羞成怒,心想︰你叫我走我还扁不走,叫你也讲不成话!
“好,那你就不走,不过要好好睡觉。”翠玲感到刘公华的手指已经在自己背后游走起来,她觉得今晚自己的旁要快活快活了,就悄悄离开紧贴的儿子,朝刘公华那边靠过去。马氘已经感觉到妈妈身体的离开,他又气恼又好奇。他集中精力想听他们说些什么,可他们一直在轻轻的用气声话语交谈,怎么也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最初他们交谈的很热烈,后来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他就静静的保持不动假装睡着,过一阵还轻轻打了几声鼻酣。果然就隐约听到妈妈的呼吸一声一声快活的喘起来,床也一阵一阵的微微抖动起来。不过,这样蛮舒服的抖动最后竟然让他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这让他过去许多时光都懊恼不已。
原来,刘公华把他那天晚上听到的、看到的都一五一十地摆给翠玲听,还把她的那条裤头也带来了,又告诉她那裤头上边也有自己的精液而且都是为她射的,希望她不要对自己不冷不热的。翠玲惊讶的听完他的叙述,抬起身看到儿子已经睡着了,就挪开自己捂着大腿根的手,(她的手上就压着刘公华的手)她的行为已经暗示她的同意︰“我跟你讲,你不要以为你知道我的秘密,你就得寸进尺!”她开腿。他插进一根手指,她抖了起来。她挺起身感受着刘公华手指插进阴道的刺激。他又插进一根手指,翠玲喘起气来床也微微地抖了起来。刘公华受宠若惊地急急一阵猛挖,翠玲被他揉弄的浑身软绵绵,臣里头一跳一跳地往外鼓出阵阵淫水︰“把手指全插进来!”她搂住他脖子把两个大奶子也拥贴上来。他斜靠在床框边,他一手从女人肚子上伸过去手掌盖压在阴阜肉上,四个手指插在阴道一进一出的挖着、一手从女人背后伸过去一边搂着女人一边摸着大奶。翠玲躺在他胳臂弯里闭着眼,随着手指在阴道一进一出,快活的一边抖一边喘,她已经好几天没有了!
“嫂子,看你快活的—- 也不让我快活快活?”刘公华感触到女人嘴里呼出充满性欲的气息,就用嘴亲她,她把头偏开︰“哎——你赶紧,要是马氘醒了我就不让你摸了!”
这个晚上刘公华在自己裤子里泄出两泡精 。
早晨铺床,翠玲在床单上发现刘公华漏滴的已经结成硬块的黄黄精斑、同时还有一张电影票。下身一阵颤抖她使劲夹了一下,一股暖流很舒服的泌出,她索性停下手中事情闭上眼把下身使劲夹了几下,下身一阵触电似的搐动让她一下趴倒在床上,这阵快活劲过后,她雍赧的抬起眼,猛然望着床对过镜子中的自己,那被性欲憋激而艳红的脸庞原来是那样的迷人!连自己都被感动了,心里腾升起一股渴望淫欲的骚动。当弯腰洗床单时裤衩底已经有些凉飕飕的了,她赶紧到马子间脱下裤衩,伸手摸去已湿答答的了。
这时,刘公华悄悄推门进来,看见翠玲这样,赶忙上去一把抱住。翠玲竭力挣扎︰“马氘出去买早点马上就回来!”她推开刘公华,套上裤衩拎起床单指着精斑给他看︰“都是你干的好事!”
“还不都因为你!”刘公华在翠玲大腿上抚摩。
“背都给你摸过了,还穷吼不知足!”翠玲推开他的手。
“嗳,我不穷吼,我要找我的电影票,是不是丢在你这里了。”他另一只手却又顺着大腿摸了下去。
“你就不要去看了,让我和儿子去看算了!”翠玲笑起来,把大腿葚开。刘公华手指顺利进入阴道︰“那你让我鸡巴进去一下!”说着抱住翠玲亲起来,她不让他亲,左避右让的躲着,好不容易逮着翠玲嘴唇,她却不张口。“你看,你说儿子马上就回来,还在这里磨时间。”翠玲这才张开口,刘公华一下把舌头伸进女人嘴里,俩人舌头一下绞缠在一起,翠玲情不自禁地抱紧男人。女人不再挣扎他顺势褪下女人的裤衩,把她推倒在床上,也褪下自己的裤子,望着通红的阴睫头翠玲禁不住淫心狂颠震颤;女人脱下裤衩,高高地掀起汗衫露出丰满的乳房,而瞎的那一双肥白大腿臀根会把所有男人倾倒在那团温润淫骚的浪肉当中,在那里︰松软蓬乱的阴毛沾着几滴晶莹闪亮的淫液、那渴望着、被性欲折磨而泛着紫红色泽的阴蒂带子和两片肥厚的大阴唇,正水汪汪的张开着、而两片肥大的阴唇深处鲜红鲜红的正在颤颤抖动不止的洞口已经张开!这一刻女人已决定要咬他、要吞噬他!她在等着他的插入!
翠玲突然在这一瞬间对自己的这个行为决定感到吃惊和不可思议—因为昨晚的条件应该比现在更为理想和安全的了,而且自己对男人阴睫的要求是很高的,而现在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东西进入自己的肉体呢?
可是,当这个陌生的凉凉滑滑的阴睫头放在阴道口、身子被这个男人压住时,她知道这已经是不能改变和挽回的事实了。
就在她这一闪念的瞬间功夫,那根饑不可耐的肉棍已经进入她的身体,这略带一些凉意的肉棒在水汪汪的柔滑肉洞里恣意搅动抽插起来,虽然她立刻就起了反映,但这一急促匆忙的插入却把她那肥大的阴唇肉带进了阴道口里,从而挡住了快感敏锐的阴唇内层皮肤与阴睫的直接摩擦而影响快感和不适,女人急迫地伸手扒开两边阴肉,当感到已完全把男人包裹在自己的肉中时,她才慢慢把阴道深处那个连自己也弄不清楚的东西舒展开来︰“吻握住进入肉洞的肉棒,然后揉磨、吞咬它,直至使它喷出滚烫的精 ……;直至涌出肉洞口顺着股沟淌到床单而浸湿一大片——这样,她才会感到身骨子里头饱满充实,极度膨胀的欲念和炽热欲燃的整条阴道就会溶泄和电颤般刺激的享受,随即身体深处就会吐出烫烫的泊泊淫水,然后就满足得飘飘欲仙——昏睡过去!”可是,她从来就没有这样享受过!
所以,她就一直在追求着她认识的所有她认为最有可能满足自己性欲的男人;她听人说男人胡子多、体毛多性能力就强,她去尝了一回,没有满足。她又听人说个子高大的男人干女人最勇猛,她也去尝了一回,也没满足。她又听人说长的瘦的、长的胖的她也都去尝了一回,都没有满足。正当她快要绝望的时刻,终于在那天给她偷看到家友的大鸡巴,她就一门心思的放在他身上了,回绝了其它所有男人的勾引挑逗而在耐心的等待着机会的出现。只是自己体内那淫骚的生理欲望太强烈,实在按捺和忍受不住长时间没有性生活寂寞,终于让刘公华钻了这个美妙快活的大空子。
刘公华看着女人这淫骚的姿态,他饑不可耐的压了上去!这一幕在以后的岁月里,永远的映刻在他的脑海里!
他终于佔有了她!
俩人饑渴难当的吞噬着对方淫欲!
只是翠玲;由于刘公华阴睫短小,她搂紧他努力的往上送,阴蒂贴紧他耻骨不停的揉磨希望能借此刺激他的阴睫再增大一些,可是还是不能揉磨到最快活的地方。她累得只好发出无可奈何的又快活又不快活的呻吟气喘声。
刘公华一进入她的身体,就被她融化了——当龟头送进那柔滑温暖的阴道,就被这里的淫肉酥粘软磨的箍咬住。插到底,整根鸡巴就快活得直颤,抽送起来爽快无比,加上翠玲这快活过瘾的表情,颤声只叫‘用劲’。女人又把柔软丰满胸乳贴上来,下身还淫骚的配合抽插的节奏不停摇晃,这让刘公华感到快活到了九霄云端,极度沖动!
刘公华趴在女人身子上搂着她肩膀狠命的揉了几下,翠玲阴中泌出的淫液已经他阴毛弄的湿呼呼的,翠玲的几块柔软的阴肉忽紧忽松的裹着他的鸡巴真是说不出的快活!
他耸 了几下就止不住的就想喷精 。
这边,翠玲顾不上他捣的深浅了她把感觉集中在阴道里,随着阴睫抽插的摩擦,一滴一滴的淫液已经开始像暖流般的泌出,她正準备好好享受享受,只听‘ 当’一声,外屋间的门被打开,马氘买早点回家了。
翠玲一惊,赶紧推刘公华︰“快……好了没有?!”“没有!”“那也不行!赶快拔出来!”刘公华也没敢吭声,赶紧抬起身,抽出阴睫的时候,精 象吐痰一样一股股的喷射出来,泄在了翠玲下身大腿周围一片,好在他这几天手淫比较多,喷射几下就完了。翠玲又可惜又怜爱地瞧他一眼,还是挥挥手,他也赶紧爬起来穿上衣裤。
为掩饰刚才性交声响的尴尬,他们逢场作戏;翠玲抬手打了刘公华一下,叫道︰“还敢跟我抢!”刘公华顺势开门跑了出去。
“妈,你为什么打他?”马氘感到有点纳闷。
“刘叔叔有两张电影票,他只给了我一张,我就把他按在床上,把他两张电影票都抢来了!晚上跟妈看电影。”翠玲红着脸气喘吁吁的整理着自己裙子、裤衩。
“好!”马氘有点感到奇怪,但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么一会功夫,这个请他和妈妈看电影的刘叔叔会把自己妈妈给干了,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床单上已经湿化开的那几滴斑潮精。
下午,翠玲公司开大会。因为晚上要看电影;她略为打扮了一下而迟到了五分钟,会场大灯已经关掉。翠玲想随便找个位子坐下,可眼楮不适应会场光线,一下子看不见,她站在过道上好一会才适应过来,她发现身边朝里第二个座位空着,她就侧身穿过坐着的人朝里走,可是,坐着的人腿很长,而她的腿又粗,一下没过去她就跌坐在那人身上,恰巧自己屁股正坐在那人的两腿中,她惊讶的感觉那人身上那一团东西很大,凸凸的杠在自己屁股中间,她也就有意无意的把阴户对準在那凸凸的地方!真舒服!她瞬间一闪念︰“要是没有衣裤挡着可能就插进去了!哎呀,瞧自己多么浪骚啊!她为自己的大胆淫念感到吃惊。‘”当心!“那人也顺势把她抱住,她扭头一看竟是家友!她真不想离开他的怀抱。但是,他还没有发现是她!真是天赐良机!
“家友——!”她还是起身坐在了边上的空座位上。
“唉—原来是你?!”他正细细回味着有着这么柔软舒服的屁股和大腿的女人是谁,想不到和自己还认识。
“嗯!”她特意侧过脸跟他点点头。
家友目光定住了;原来这个平时在工地很不起眼的女人还真让人心动;淫亵的目光停留在女人高耸胸脯上,女人柔软的大腿还若有若无的贴着他。他就有意动动腿贴紧了她,她却没有让开!他的心里通通的狂跳起来,裤裆一下子就凸起来了。翠玲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得意,知道他对自己有意思!看来今天一定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这里真热!”她开始进一步的和他勾搭,故意掀起裙子扇起来,虽然光线昏暗但女人那雪白丰满的大腿随着裙子的一起一落时隐时现却显得黑白分明异常清晰。她又有目的地在靠家友这边跷起二郎腿。这二郎腿一跷起,这裙子就自然的滑落下来,这大腿就更是露出了一大节。在这个过程中,女人那丰满柔软、富有弹性的大腿时不时的若即若离的在家友身上蹭来蹭去。
这男人被她的举动撩拨得心神不宁、坐立不安!他前后左右环顾了一下,确实了没有人注意他俩,才悄悄地把手摆放在他和她的腿之间,开始行动了!这时,翠玲稍微动了动,他的手指自然就踫到了她的大腿。女人微微一颤,她知道他开始了!于是就有意无意地把掀起的裙子又盖了下来,刚好盖住家友的手,后面座位的人就发现不了了。家友感激的朝翠玲望去,女人却把双臂搭在前面的座椅背上,把头低埋在臂弯里,好像在睡觉。家友壮着胆抬起手臂在翠玲大腿上摸了一下,女人故作矜持地抬起大腿假装避让,家友的心咚咚直跳!他赶紧停下来,女人却又主动的把大腿靠了过来,踫着他还在颤抖的手指,他壮了壮胆又在大腿上摸了一下,这回女人没让开,他就把整个手掌摆在她大腿上来回抚摸着,女人大腿颤抖起来,他把眼一闭伸手往大腿根慢慢摸下去,女人身子也一颤一颤地的抖起来,当他手指踫到毛茸茸的外阴表皮时,“呀!你——?!”翠玲移下一只手抓住他的手,他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女人没有进一步声张,反而在他手掌上捏了一下!男人放下心来,伸出另一只手压在女人的手背上,而女人却翻过手紧紧的握住男人的手。这一对淫男淫女终于勾搭成功!接下来双方就轻松自然了——女人把胸脯靠在了男人的胳臂上,然后跷起一只大腿把腿根瞎,他继续探入女人大腿深处,他握抓着女人大腿根一大团隆起的潮湿粘滑的阴肉,狠命的揉起来,女人又把双臂搭在前面的座椅背上,把头低埋在臂弯里喘起气来,揉过一阵,他就伸出手指探摸女人的阴道口,但两片肥大的外阴肉还是让家友的手指忙了半天才拨开找到阴道口,女人不住的颤抖。接着,下身就随着他手指在阴道口周围的进出抖动起来,他慢慢插入了四只手指,女人喘着气斜过头告诉他︰“吃不消!”他勾过头压在她嘴唇上快速吻了一下,她感激的说︰“多快活噢!”就又猛烈的抖了一下,就这一下把包里的茶缸抖掉在地上‘ 啷’一声!俩人迅速分开,家友敏捷的抽回手,翠玲则用包挡在两人中间并弯下身捡茶缸躲避众人视线。正巧,这时领导宣布散会,大家都站起身慢慢向外走,翠玲弯着身拽了拽家友裤脚,家友会意,就坐着没动。
这时,翠玲捡了茶缸放在包里站起身,家友也站起身,他们并肩跟着人群向外走着。俩人都扭头相互对视着,翠玲暗暗在身下伸手捏了捏家友。快要出门时,翠玲轻声对男人道︰“晚上去看电影吧。”
“什么时候?”
“今晚七点半和平电影院见。”
“好!”看着男人离去的宽大背影,她暗自忖思︰过一会这个身躯就要压在我身上了!……喔!一股热流又涌在阆门口。
一个下午,裤裆都潮湿潮湿的。
下午下班,她把浸淫着她和刘公华淫液的床单换下,在铺新床单的时候她想︰“再过几个小时,这个床单上就会躺……。‘她情不自禁的”喔!“的一声趴在床上。
晚上,电影院门口他们如约而至。
翠玲拉着马氘︰“叫‘表舅’!”
家友笑笑扶着马氘肩膀︰“几年不见都长得和你妈一般高了!”扶马氘肩膀的手臂顺势暗暗在翠玲胸脯上压了一下。女人毫无回避的挺起胸脯承受着他的一下按压,扬起脸娇恬朝他撅了一下嘴,伸出腿在身下踢他一下。
“就两张票,可能要补一张。”“好,我去补。”在接票时他又情意绵绵的在她手上捏了一下。
家友补的票正巧在他们后边一排。
进电影院后发现座位竟在最后倒数第二排而且最靠边。翠玲暗暗想︰刘公华啊,刘公华!你真是居心不良哇!原来这后边的位置可以方便动手动脚的噢!家友又跟别人换了一张最后面靠边的位子,却就在翠玲座位后边。
入座后家友就在后边拉女人的手,然后偷偷摸着她的屁股。电影开映后所有灯光熄灭,女人就解开裙带,任由家友的手伸进去,当他手掌盖压在阴阜肉上时,被她伸手按住,扭过头轻声︰“吃不消!……。”
马氘正专心的看着电影,忽然发现座位一阵一阵地微微抖动起来,他无意识地扭头一看;妈妈已经离开自己好一段距离了,整个脸转到‘表舅’那边,抖动就是从他们那儿传来。翠玲好像感到什么,慌张的回过头,看到儿子正看着自己,她直起身︰“好好看电影,妈在跟表舅说话。”
过一会,后排座位有俩人退场,翠玲就乘机偷偷地坐到后排家友那里去了。
终于在一起了!但由于有座位扶手的隔离,又要顾及周围环境的条件,他们的亲密不能尽兴,即使是这样他们也贪婪的吮吸着对方给自己带来异性快乐蜜汁。一轮肌肤亲热后,翠玲把舌头伸进家友口中,家友则一手穿过裙带抓揉一阵女人肚子后又把手盖压在蓬茸松乱阴毛上,他感到女人鼻孔喘出粗气,他又把手指向下弯去,阴毛下面的两片阴阜肉中间已经湿漉漉的了,三只手指左右轻轻揉开,暖烘烘阴道就把男人的手指吞了进去,翠玲悄悄脱掉一只鞋,跷起一只白花花的大腿,在家友耳边︰“再进去些!”家友稍微回抽一点并拢四指,深深的送进了女人阴道。“哎哟!”女人陶醉的呻吟一声就躺在男人胳臂弯里闭上眼,随着家友手指在阴道一进一出,就快活的轻轻喘起来。“慢点。”翠玲抓住家友摸的手臂,“为什么?”“实在吃不消!”家友又从女人背后伸过手搂着女人摸起她的奶子。“喔哟!”女人又快活的呻吟一声。家友伏在她耳边︰“我想你!”她也感到腰间颠跳着硬挺的阴睫顶着自己。“嗯!. 可现在怎么呀?”她气喘的问道。
“我有办法,你起来一下,臣开腿坐到我身上来。”说着就把阴睫拽出裤裆。
“哦!”黑暗中翠玲踫触到家友粗大的肉棍,她急忙褪下裤衩移坐到家友身上,捧着女人柔软肥硕的屁股,家友急不可耐的挺着硬邦邦的阴睫朝翠玲每缝里塞,同样企盼着快活的她缭等他鸡巴插进来。可是,忙了半天只塞进一点点,感觉是怪怪的更涩涩的,翠玲急忙伸手一摸才发现他俩性具中间居然隔了一层裙布!难怪的呢!她气急败坏地伏在他耳朵上急急道︰“你连裙子都捣进去了!”“哦!”俩人赶紧离开一点,拽开裙子。翠玲提着裙子把屁股移到家友身上让他再度插入,家友焦急的挺着硬邦邦的阴睫再度探寻女人洞口,捣了几下都没有找準,俩人又急又紧张,越紧张就越急!半天都没弄进洞,翠玲知道这是自己阴阜肉厚大,闭遮了阴道口,而家友鸡巴头没有包皮虽然流出一些淫液,也被刚才相隔的裙布揩吸干了,所以就涩涩的难以成奸。她顾不了女人的廉耻和羞涩就让家友提着自己裙子,自己握着家友的鸡巴先翻开两片阴阜肉,又在洞口 了一些淫水,让家友的阴睫龟头湿润后,就对着自己阴门轻轻一坐,终于插入洞中。性欲高涨急迫的男女在即将交合的时刻却迟迟不得入港,而当俩人性器一旦踫触就很快进入高潮。当家友粗大光滑还略带凉意的大鸡巴猛然一下进入翠玲体内,撑开阴道壁肉长驱直入轻松的顶在她那朝思暮想要踫触的地方,她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无比正确!而突然产生的强烈快感和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加上正确选择的得意,她禁不住的伏下身捂住嘴趴在座椅靠背上,浑身震颤扭曲,下体不停的收缩,积聚多时的阴精泊泊溢淌,(后来发现都滴在了地上)。她的反映又同样刺激了家友;此刻他鸡巴插在女人肉洞里温暖又充实,虽然他还没有抽动,可女人已用肉洞淫咬品咂,肥实硕大的屁股坐在自己怀中颤抖不已,喷薄欲出的一肚子精 积聚在阴睫头,只要一松劲就会喷射出来!
此刻,他想问问翠玲要不要射出来,就在犹豫不定的当口,突然,一束亮光照射过来︰“请坐下看电影!”吓得俩人赶紧分开,翠玲坐回自己座位,幸亏当时电影正放到精彩情节片段,没有引起别人注意,更没有想到他们在底下干的什么勾当。
马氘发现妈妈偷偷离开了自己,他不愿意了,就紧紧拽着她。俩人一时办不成快活事,急的家友火烧火燎、淫欲难耐。翠玲只好斜靠在自己座位上,撅起屁股给家友用手抠祥解解欲火。
“算啦!回去再说吧。”翠玲用手箍套着家友又从后面挺过来的硬的像铁棍一样的鸡巴时,她温柔的劝着他。
“嗯,到你家还是到我家?”
“到我家,我不敢到你家。”
“为什么?”
“怕你家老婆。”
“我老婆不在本地。”
“那你家——?”
“就一个儿子在家。”
“噢——,那还是到我家吧,下次再到你家。”
“下次——?”
“嗯!你不跟我长好?”
“不是,不是,我倒是怕你不愿意呢!”
翠玲高兴地抱起家友手臂贴在自己奶子上揉起来。
“你弄的我多快活喔!”想到自己心仪的男人终于到手而且马上就要上床!女人此刻心骚情动就在家友的怀里浪蕩扭动丰满躯体。“过一刻还会叫你更快活!”“嗯!”她毫不怀疑。
回家的路上用了很长时间,马氘趴在家友自行车后座上已经睡着了。翠玲和家友就肆无忌惮的一路缠绵厮磨;尤其翠玲,好几次走到黑暗的地方想掀起裙子(裤头在电影院脱下后就没穿上!)让他插进来,她都忍住了,她不停告诫自己︰一定要在床上好好享受!家友也看出来女人骚得不行,他也想快点走,早点到家狠狠大干一场!但又都忍不住的要亲热缠绵;摸、摸、摸奶子、不住的亲嘴!淫欲难禁走走停停。好不容易要到翠玲家了,翠玲又难耐的停下脚步要家友再摸几下咭。
终于走到家门口,发现家里灯开着!
“嗌?家里怎么有人?”翠玲朝窗子里面望去,看见了一顶工程帽,她猛然回过神——!
“哎呀!可能马氘他爸爸回来了!”翠玲惊讶的脱口出声,同时赶忙挪开家友正摸着自己乳房的手。
“到我家去!”家友又在翠玲屁股上揉捏起来。
“哦——来不及了!”翠玲感到丈夫可能听见自己的惊叫声了。果然,灯光一闪,翠玲丈夫把门打开。
“哎!你们——?”欣富感到很奇怪,刚要张口,“嘘——”翠玲示意丈夫不要吱声,招手叫他过来帮她抱儿子︰“今晚公司开会,一直到现在才散会。我们同事怕路上不安全,就委托他送我回来了。来,赶快把儿子抱下来!”她故作正经的编着谎言又趁丈夫伸手抱儿子的档儿信心十足地用奶子紧紧的在他的胳膊上贴了一贴,这边,欣富伸手抱儿子踫到妻子柔软的胸脯,抬头和妻子脸对脸,女人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顿时就软了半截,什么话也没有了乖乖的抱起儿子转身回家。
趁着丈夫抱儿子回家,翠玲柔声对家友说︰“对不起了!今晚……,”她意味深长地眨眨眼。
“唉——真遗憾!”家友抬起手放在女人胸脯上。翠玲赶紧推开︰“哎呀!你胆子真大!”
一挥手——不经意间踫到家友已经把裤子抻顶高高的涨硬挺直的鸡巴,她又同情的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并安慰道︰“以后会有机会的!”说完就转身进屋,走到门口又回头,见家友还怔怔的站在那里,她心一软便探头对门里丈夫说︰“我送送我们同事啊!”
“嗯,要多长时间?”
听见丈夫声音有些酸味,她上半身探进门里,特别压低嗓门︰“什么多长时间!?不要废话!一会就回来给你‘搞’!啊!”看见妻子这样,他赶紧凑近过来伸手摸摸她的脸,她也撅嘴吻了他的手。
她返身赶上家友,正好这里比较暗,她就在他背后贴上自己柔软的胸脯抱住他,家友转身,万分懊恼的抱着女人的身子︰“你这身美肉就要给他了!?”
“嗳,他是我丈夫啊!”
“那你再让我一下吧?”
“不行,让你一捣我就快活得不得了,现在情况又不允许,这样我会很难受的!以后再找机会吧。”说着,拽出掖在腰间的裤头靠在家友身上抬腿朝上套着,家友也伸手盖压在她蓬茸松乱阴毛上,他感到女人鼻孔喘出粗气,他又把手指向下弯去,阴毛下面的两片湿漉漉的阴阜肉中间,三只手指左右轻轻揉开,暖烘烘阴道就在男人的手指边,家友搂着女人感叹︰“唉!还没有怎么快活呢,就拔出来了!你看这里涨的——!”“好了,今天也好歹让你进洞快活过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让你过瘾!噢!我要赶紧回去啦,他可能也等急了!”“看你自己也骚的!”“嗯!也都是你撩得!怪你!”她娇恬地推开他还想往下伸去的手,套上裤头,头都没敢抬,狠狠心就转身走了。
“唉!到手的美肉——!”望着女人那肥美的大屁股一摇一摆的在自己眼前消失,他后悔刚才没有坚持到自己家去!
翠玲回身走进巷子拐过弯,正要朝家去,不想却被早就在暗中监视他们的刘公华截住。他虚掩着门,等着翠玲走近,一把抱住她,把她拖进门里头。翠玲大惊,吓得刚要喊,刘公华急忙捂住她嘴︰“翠玲!是我!是我!”听声音她才知道是他,便气急败坏的骂他︰“不要命的,吓死我了!”挥起拳头在他身上一阵好捶。刘公华贪婪的抱着女人身子让她打︰“哎!哎!哎!听我说啊——你说我亏不亏啊!我有电影不看却让我的女人去电影院勾搭野男人!”“谁是你女人啊?!你把话说清楚!”翠玲推开刘公华。“好,好,嫂子,你勾野男人我不管,既然你已经回来了,就再让我一次吧!?”他又紧紧抱住她,下体不住地往她腿丫捣。“不行,我丈夫回来了!”翠玲夹紧腿丫,他不动了、怔怔地望着她,翠玲用手摸摸他眼楮说︰“看什么看!不认识呀。”
“他怎么……回来了?”刘公华讷讷的。
“好了,改天我找你,嗯?”翠玲又拍拍他头。
“当然好,就怕你不来。”说着掀起她裙子,掏出鸡巴就往她腿丫推过去。
“哎呀,你就省点事吧!”翠玲娇恬的在他鸡巴上轻轻打了一巴掌,扒开裤头,让他鸡巴插在腿丫中抽动。
“不过要等一段时间,因为我还要和我丈夫出去一趟。哎哟!”俩人突然一阵快活,原来翠玲那要发而未发的性欲已使阴部周围充分湿润,刘公华那硬挺的鸡巴稍一用力龟头就插进一半,所以俩人都吃惊的快活了一下。“哎!让你蹭蹭就行了,还来劲呢!弄的人家底下都潮汲汲的!”她气喘吁吁按住他。
“还我弄的呢,我鸡巴还没有捣进去你底下就已潮汲汲的了!行,只要你答应,我耐心等你就是了。”刘公华想想︰刚才在暗中看到她和那个男的亲热时就泄了一泡 了,马上再搞也暂时调不上劲来,就放她一马吧。他抽回鸡巴,把脸埋在女人屁股上狠狠的亲了一会后才放她走。
回到家,发现丈夫二弟欣强也来了。欣富告诉翠玲︰“以后就不去外地工作了。此次回来是接她去他工地所在的城市玩玩。乡下来信说马氘爷爷身体不太好,就叫欣强去乡下看看,刚好顺路,今晚就睡在这里,明天他一大早起来先去买票(因为翠玲家住的离车站近)。家里就叫马氘他二婶月琴来照应几天。”他们又说了一会话,时候也不早了,二弟欣强就在外间临时支起床板睡,他们就各自睡下了。
把儿子安顿好后,欣富伸手把灯关掉。翠玲还没有脱掉裤头夫妻俩就搂成一处了,由于外间还睡着二弟,他们不好‘干事’。
欣富抚摩着老婆还穿着裤头的屁股嗡声嗡气的夹杂着醋意︰“要是我今晚不回来,你就跟他上床了吧?”
“什么跟他上床,你说哪个啊?”她装蒜。
“就是那个送你回来的。”他开始脱她裤头。
“怎么可能呢?我们也是今天开会才熟悉的!”翠玲躺在他怀里不满的摇了摇屁股没有配合男人的动作。
“要是以后熟悉了就会——?!”这时,欣富另一只手伸到老婆热呼呼的大腿丫。
“以后也不会的!放心吧,我身上这个诬是给你一个人的!”她抬起屁股让丈夫褪下自己裤头。
“怎么水都淌到这里了!”他发现女人裤裆一片潮湿。
“人家都是因为你才淌的!”
“是吗?”
“不给摸了!”翠玲假装生气其实是惊慌的夹住双腿,暗暗庆幸家友在电影院没往里射精!
“崩开!”欣富手指插进迈烹。
“你老实说——我知道你不謚不会淌那么多水的!”欣富感到很奇怪;虽然老婆可能已红杏出墙,现在却更想她!这一刻鸡巴还真硬的出奇!但他不愿意这就真是事实。
“真的!我没有干什么,要不然你把手插到迈头摸摸看,我要是跟他了,臣里头还不都是 啊!”说着她伸手拽丈夫手插进自己淌玄头。
“哎哟!”
无意中大腿踫到男人硬挺的鸡巴,她心里有底了。
“那你……。”欣富感觉老婆说的也对,他也不愿意老婆和别人通奸是真的!欣富插进迈烹的手指慢慢的抠动起来。翠玲也顺从地慢慢收紧抱着丈夫的手臂,装出快活的样子,身子颤抖起来,臣里头也一下一下的夹着丈夫手指。久旷的男人是经不住女人这样挑逗的,欣富被老婆糊弄的也不管她跟哪个男人 罕了,反正他抱的这个这丰肥柔软、温暖风骚的一身肉的女人现在是属于自己的,而且马上就要给他 了!按捺不住强烈的性欲沖昏了他的理智,他烦不了了!
但,他们不能马上就性交;欣强就睡在外屋,里屋外屋只隔一道门帘,什么声响都能见!那个床不知怎么搞的越来越不牢固,就连翻个身都吱吱作响更何况俩人在上面忘情奋力的揉压?而翠玲只要被鸡巴一插,她那个淫声,连狗听到都起性!现在就只能这样用手摸摸了。摸了一阵,俩人都感到不能尽兴。后来摸得翠玲要小便了,欣富知道自己女人一来骚就要撒尿,看着老婆光着大屁股爬上爬下,暖暖的灯光撒在女人富有弹性的皮肤上,显得特别鲜亮夺目,惹人来性,欣富待老婆一上床,就把她搂过来爬上她的身子,粗硬的阴睫随即就抵在又粘又滑的阴道口胡乱耸顶。
“还是要‘推逄’呀?”翠玲被丈夫压在身下后,就一边调整自己的体位迎合丈夫,一边讨好的轻轻娇喘着淫声浪语。
欣富没吱声。
翠玲主动抓着丈夫鸡巴,翻起鸡巴包皮扒开自己两片外阴肉在阴门中醮点淫液,放在阴道口,然后伸手搂住男人脖子,展开身子,等他插入,这也是她最喜欢的开始方式︰“捣嗨!”她轻声命令着丈夫,她知道男人只要进了她的肉洞,就是她的天下了。
欣富顺势推进去。
“哎哟!”翠玲哼了一声︰“摆着不要动!”
欣富忍不住,还是抽插起来。
“喔唷!”翠玲气喘喘的叫了一声。
“还快活呀?”欣富推压女人。
“多快活噢!”翠玲喘气声难以控制,撒娇的吻住丈夫的嘴,渡进舌头,摆动起屁股。
“摆着不要动叻!”翠玲死死的抱着丈夫屁股,不让他动。过了一阵,欣富忍不住又压一下,压一下——过一阵,压一下。虽然,床在吱吱作响,但只是短暂一瞬间。不过,就是翠玲的那个喘气声难以控制,欣富每压一下,翠玲都要喘一声‘嗯’一声。没有办法,只有这样了。他们断断续续地性交起来。
欣强早就感到嫂子蛮风骚的;只是自己老婆也够自己忙的就没用心来思量。今晚是第一次睡在哥嫂家,他不免就有些心猿意马!他静静地躺着想听听哥嫂的声音,可是,他们一直都在叽里咕噜的说着话没有!他很失望,转念一想,他们可能是因为自己;虽然不在一间房屋,可是这隔墙只隔一半,里屋外屋只一门帘,放个屁都能听见,更何况了。
睡了一会,突然里屋亮了灯,听见有人翻身下床,脚步声走到门口,传来一阵‘孳孳’的撒尿声。他一探头,原来一只痰盂放在外间他睡觉的门口,一个丰肥白胖的屁股坐在上面。是嫂子,不知是嫂子有意还是无意;就在他外间睡觉的门口(稍微靠里一点)脱下裤头,裸露着肥硕的大屁股撒起尿来,虽然讲起来是两间房间,但由于都靠近门口,距离很近,伸手就能摸到,那屁股上一条条细细的妊娠纹清晰可辨,临了还翘起大屁股用裤头揩擦一阵,一股酸骚微臭的女人阴道气息扑鼻飘来,启开了小叔子的性欲闸门,欣强睡的床板铺的位置比较低,他转过脸,只见嫂子用裤头在两片屁股的肉缝中来回使劲揩擦,揩擦的同时还可清楚看到屁眼周围的肌肉一阵阵的收缩抖动,当她手揩擦离开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嫂嫂的两片深红黑色的肥大阴阜肉。他真恨不得伸手摸一把。
关灯后,他们的床铺‘吱吱呀呀’响了起来,嫂子还气喘喘的‘喔唷’叫了一声,这一声让欣强鸡巴硬了半天,他知道;哥哥这一刻肯定钻进嫂子那两片深红黑色的肥大阴阜肉里去了!不过,响了两声就没有声音了。他又耐心静静地等了许久,再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声响,他知道哥嫂虽然忍不住已经干起来,但由于房间太小,完全的尽性还是碍着自己!欣强灵机一动打起了呼噜。
果然,他们上当了。
终于传来欣强呼噜声。翠玲急忙抬起屁股少瞎双腿气喘声中带着兴奋和急切︰“用劲!”床铺又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翠玲用手按欣富屁股,加大丈夫压向自己的力度,同时不断发出‘朝上、朝下’的气声来调整丈夫压準自己下体的快活部位,欣富上身压在老婆丰满的胸脯上,下体耻骨按照她的指引贴紧她的快活地方,明显感到肥大阴蒂已经脉脉鼓起,承载着又享受着他一下一下的揉压摩擦和抽推。翠玲这几天虽然断断续续有过几次性生活,但毕竟是偷偷摸摸的,再说和家友通奸也是刚刚接触,彼此还不太熟悉,虽然很刺激,但没有现在这么尽兴过瘾、完整安全。
她急急地喘着粗气、享受着性交的快感,痉挛的肉洞口快活的一下一下挤夹着同样快活的忙着进进出出的男人的肉棍,并时不时用手使劲按压丈夫屁股,又挺起屁股用耻骨迎合丈夫往下揉压。这使欣富感到性欲更加强烈,他忍不住加重动作力度,把下压快感强烈的耻骨,更加贴紧老婆让他快活的骨肉,使劲往上推压,夹带着杂乱粗硬的阴毛颤抖的蹭过女人阴蒂又顺带揉开大阴唇翻起阴蒂头,阴睫一上一下、一进一出的又让翠玲快活的泌出又带出了许多淫液,不一会就忙得夫妻俩下半身又湿又滑。
俩人专注忘情的干着,没想到到饑渴的淫欲声尤其翠玲在交媾时的淫声浪语把小叔子弄得神魂颠倒、性欲亢奋难耐,他紧抓手中的肉棍就着嫂子的淫声浪语前后的套耧起来,就象自己在干着嫂子,没一会就沖射出一团团浓烈的精,他快活的控制不住,深深大喘一口气又喃喃的哼了一声。
当从他快活中醒过神来时,屋里所有的淫声欲语都已消失。他知道自己的狂乱惊动了哥嫂,不过他觉得自己终于听到嫂子浪蕩淫声也该满足了,他头一歪就沉沉睡去了。
外间屋欣强的声响着实把快活的夫妻俩吓了一大跳。极不情愿的剎住快感强烈的淫欲快车,俩人静下听外间屋的动静。不过虽然停下不动了,但他们体内的性器官还相联互相不停的挤夹揉磨着。不一会又传来欣强呼噜声,这次他俩没有立即就干,而是静静的观察一会,他们认为欣强刚才的声响是他睡觉做梦弄的,才恢复了先前的热烈欲求。
“用劲!用劲!”由于刚才的影响,更加大了性交快感的强度,颤抖、扭动、挤压的幅度不知不觉的越弄越大。把床绷压陷的十分厉害,不知不觉把安睡的儿子慢慢地滑移到他们这一边来。翠玲兴奋庆瞎的一只大腿已经靠在滑过来的儿子身上了,她自己一点还没知晓!睡在近旁的儿子终于被他们吵醒。马氘醒来听到这些声音就知道爸爸妈妈又干起来了。他慢慢地抬起头张望过去,只听见母亲沉重的呼吸声在黑暗中一阵一阵地从床那头传过来,靠在他身上的大腿和脚温暖柔软随着床绷的一次次下沉在激烈抖动,脚都快要踫到自己的脸了,这显然是妈妈的!脚拇指在痉挛的一伸一缩,他听见妈妈越喘越重并夹杂着含混不清的喃喃呻吟︰“哎哟,哎哟,用劲!用劲!”床绷的一次次下沉抖动更加厉害!妈妈靠在他身上的大腿和脚也更加剧烈颤抖痉挛起来!他探起身朝床那头望去;虽然屋里很暗但仍然能蒙蒙胧胧的勉强看到床上一团白呼呼的肉体堆叠在一起,上面肉体一起一伏的拱动着,床就这样被弄得摇摇晃晃,马氘被他们弄的声音和抖动刺激的阴睫很快膨胀起来,一跳一跳的想要朝前顶,趁着一阵剧烈颤动,马氘掏出鸡巴顶在妈妈大腿上,又过一会儿,天蒙蒙亮了,他勾起头可以清楚一些的看到;父亲压在母亲身上,屁股在激烈抖动着,母亲双脚分开、屁股一下一下的抬高迎合父亲的揉压,母亲头刚好歪在他这一边,此刻她正闭着眼微张着嘴急急地喘着粗气。
“哎哟!多快活哟!”当最后一股精液随着软蔫的阴睫流淌进她两腿间的屁股缝中,她勉强的哼了这么一声。欣富把几个月来积蓄的精 一股脑的全部倾泄在老婆的骚洞后,就带着这大半夜来被性欲折磨的疲劳和欲后虚弱,迷糊的趴在女人身上昏睡过去。
听着丈夫的鼾声,她才感到不是满足而是心烦;整个过程他都是软塌塌的,是她支撑配合着让丈夫完成了他的欲望,她挺着阴户周围的脔肉忍受着他上下左右的来回揉搓,起先还怪快活的,后来被他揉的都有点疼了,而玄头则痒的不得了,他也不快速抽推几下,虽然积蓄了几个月泄了不少精 ,射精时喷的旁玄头怪有劲的,到现在哝里还暖融融的,但是一点都不刺激,她感到自己的性欲还没有得到彻底的宣泄,她还想要!只是不想和他搞了。她伸手抚摩起还肿胀着的阴户周围的脔肉。她想这个地方曾经插过各式各样男人的鸡巴?!都让她很快活;尤其家友终于探戳到最快活的旁心里;他……这时她感到磐头子隐隐的涨大起来,她就揉了几下,她又感到了快活但又不得不控制着自己(只让那肿胀的阴户颠抖了几下)没有让身子跟着抖,因为欣富还趴在她身上,她不愿打断目前的遐想。她寻思着下一次和他怎么……。
她突然惊醒,睁开